竞彩人工智能大数据预测复盘

竞彩人工智能大数据预测复盘

七桦

本书由天津市深信达颜料化工有限公司网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载平台

下拉阅读上一章

001:遇他乃我之幸

  叶凡根本懒得再看他,盛虹集团?这是什么狗屁集团?自己可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那个时候我家里也养了一只老黄牛,是分家的时候,我爷爷特意分给我家的,我爷爷生了六个儿子一个女儿,我爸爸排行老大,学会了我爷爷耕田的拿手活,每当农忙的时候就给村子里一些个要种水稻插秧的水田耕地,收一点钱算是贴补家用,一般平时上学的时候,这老黄牛由我爷爷负责来牵着去大坝上或农田的小路上去吃草,但一到了放暑假,这放牛的活就基本上落到了我头上,那时候,家里有牛的人家还真不少,我们整个村子差不多有来户人家多口人,家里养了牛的就有三四十户,有些人家还养了好几只,那时耕田还很少用机械化的拖拉机,几乎都用牛来耕田,这牛就成了那时农村家庭的一个成员,地位还比较的重要,你需要牵着牛去田里或大坝上吃草,放牛的人一般以老头居多,暑假的时候以小孩居多,但在这些个放牛的成员里面有时也总会时不时出现一些少丨妇丨或十七八岁的小年轻的身影,因为有些人家养的牛比较多,一时放不过来只好叫这些少丨妇丨或小年轻来放了,每当看到一些风*的少丨妇丨出来放牛,这些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或单身的年轻男人就会特别高兴,没事总喜欢去把牛和那风*少丨妇丨的牛放在一起,时不时去说一些个黄色浑话勾引人家少丨妇丨,我曾经就亲眼看到过那个坏坏的塌塌弟叔叔在放牛的时候去抓过一个少丨妇丨的**,而且我们村里人都知道塌塌弟家里很穷,是个光棍,跨下的家伙很猛!那天,我看到塌塌弟叔叔抓那个少丨妇丨**的动作很熟练,我知道那绝对不是第一次抓她的**,我相信那个少丨妇丨阿姨的**已经被塌塌弟抓过好多次了,而且我还猜测,塌塌弟叔叔也许已经和那个少丨妇丨阿姨睡过觉了,据一些爱打听小道消息的叔叔阿姨们传言,塌塌弟的那条家伙硬起来的时候有二十多工分长,粗的像手电筒,大家说那真是一条**,一条畜牲般的大**!听到这样的话,一些脸皮薄一点的少丨妇丨阿姨往往会羞红了脸,觉得这塌塌弟真是一个怪物!而那个被塌塌弟抓**的少丨妇丨是我一个叫卢建军同学的后妈,原来是嫁给邻村的一户人家的,可后来可能因为作风问题,不守妇道和那个村上的不少男人都有来往,所以,被那个男的休掉了,后来就嫁给了卢建军他爸,卢建军他爸是个赤脚医生,比较好色,经常借着给人看病的机会摸别人老婆**,吃人家的豆腐,他老婆忍受不了就和他离婚了,一来二去,正好就和那个邻村的少丨妇丨勾搭上并结了婚,这个水性杨花的少丨妇丨也就成了卢建军的后妈,名字好像叫赵彩花,两只**确实是很大,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看着就是一个字——骚!结果,也好这个风*的少丨妇丨让塌塌弟叔叔解了解心理和生理上的饥渴,并且也好,那条野驴一样的鞭,正好可以满足这个**女人!阿门!这真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猛鞭只鞭**的女人!日期:--::我需要向列位看官大致描述一下我们村子的地理面貌——我们村子前面有一条宽阔的河流,河流大概有多米宽,河流很长,因为在我看来实在是太长了,小的时候我就一直搞不清楚这条河流是通往哪里的!记忆里好像和新安江或富春江有一点关系,有可能这条河是新安江或富春江的一条支流!这条河流的两边筑着很高的大坝,听大人们讲好像是一九五几年的时候造的,附近各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们都来义务免费干活,干得那个劲头真叫一个热火朝天,尘土飞扬!因为在纯朴的农民乡亲们看来,这造大坝是一项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情,他们绝对是用行动支持的,那是一群多么老实善良的乡亲们啊!后来大坝造好后,在两边种上了许多的竹子,成片密密麻麻的竹子在大坝两边形成了一道翠绿的风景,而且还迎来许多不同种类的鸟儿们在其中繁衍生息,每当到了春天,我们这些个小屁孩就会到这个竹子林地里去挖竹笋,挖了之后回家让妈妈炒着吃,味道很鲜美!更加有意思的是那个年代,气枪还没禁止,我的一个五叔就有一把气枪,每到了晚上就带着我,拿着一把手电筒,端着气枪,去竹子林里打鸟,说来还挺奇怪,这鸟儿们只要用手电筒一照,它就乖乖地呆在那儿不动了,我五叔就举起气枪瞄准了,碰!的一声,十有八九这鸟儿就死翘翘掉了下来,我高高兴兴地向前检起鸟儿放到竹篮里,打到的鸟儿属麻雀居多,小小麻雀五脏俱全,听说还很补,是壮阳的,月子里的女人吃了奶水会很足!除麻雀当然也会打到一些个我不认识的鸟儿,羽毛五彩斑斓的还挺好看,总之我是叫不上名字,和我五叔一起晚上出去用气枪打鸟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之一,我很怀念那片翠绿翠绿的竹子林,我听一些个大人们讲,许多饥饿的光棍汉和风*娘们常常会在这竹子林里干一些个见不得人的事,我知道这些个见不得人的事的名字叫——**!我喜欢听一些个**的故事!日期:--::暑假放牛的那段时间,我明显地感觉到塌塌弟叔叔和卢建军后妈出来放牛的次数多了起来,塌塌弟叔叔放得是一条水牛,卢建军后妈放得是一条半大不小的黄牛,那段时间他俩还老喜欢在竹子林里放牛,我们几个放牛的小屁孩都知道肯定又要不干什么好事了!说实话,竹子林里的草并不多,一下放进去好几条牛,本身竹子林草就不多,这下搞得牛更吃不饱了,回家的时候,老爸一看牛肚皮就知道牛没吃饱就骂我——你个兔崽子,这几天怎么放牛的!牛肚子怎么老是扁扁的!我笑着说——这几天放牛的人多,草都被吃完了!——明天用心点放,不要又让牛饿肚子!——好的!说实话,在我小小的心灵里竟然很想去看看塌塌弟叔叔是怎样操卢建军后妈的,我知道他俩一定是在那片竹子林里干的逼,但要真正亲眼看到,确实也是一件比较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平时放牛的时候总在寻找那条水牛和那条半大不小的黄牛的身影,只要看到这两条牛我就知道他俩准在,如果这两只牛没人看管,也看不到他俩的身影,那他俩准定是躲到竹子林里**去了!我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机会它终于还是来了! 

  

001:遇他乃我之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竞彩人工智能大数据预测复盘
下载官方版
加入书架
是个什么鬼东西
离线免费章节
更新日志
自动订阅下一章
支持哪个好
书籍详情
资源下载平台
返回我的书架
优势演示
章节举报
策划技巧
新手游免费下载